孙磊:对迷你世界二审判决的九点评析

2023-01-19 18:20:00
近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广州网易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上海网之易吾世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诉深圳市迷你玩科技有限公司著作权侵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我的世界》v.《迷你世界》案)做出二审判决,受到业内高度关注。深耕游戏法律领域多年的北京元合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孙磊,就该案二审判决奉献了精彩评析,一起来看!

作者 | 孙磊 元合律师事务所

编辑 | 玄袂

01

判决节选

640?wx_fmt=png

作者点评

比之前认为只有RPG游戏才可能构成类电影作品(现在叫视听作品)的司法观点,又扩大了一步,意味着品类不再是视听作品的认定障碍。

02

判决节选

640?wx_fmt=png

640?wx_fmt=png

作者点评

与花千骨案不同,游戏元素不包括游戏数值,这也导致,卡牌游戏的换皮、扒数值,难以放在游戏元素中去主张保护,而只能扔在反不正当竞争法。

03

判决节选

640?wx_fmt=png

640?wx_fmt=png

作者点评

对于游戏设计细节部分,法院虽然进行了论述和定义,但最后以网易自己没有提这点,而绕开了论述。这也释放了一个信号——从2016年开始游戏类电影第一案诞生,主流打法都变成了“先认类电,然后打整体保护,偷偷把游戏设计部分藏进去保护,以规避思想和表达的争议”,而本案中,二审法院大方的说:其实你可以把画面相似和设计抄袭分开说,当然,设计方案细节到底是啥作品法院没说(此前有法院以策划文档构成文字作品的方式,把涉及方案细节以文字作品保护)。这个对于换皮游戏的维权,提供了新的思路。但很可惜的是,本案中仅仅是抛了个概念,但没有展开论述。

04

判决节选

640?wx_fmt=png

640?wx_fmt=png

作者点评

这个论述,是采用了“收口”的思路,即驳斥了“企图用类电影的方案,一揽子打整体”的老做法,是不对的。这也为目前,很多厂商企图垄断玩法的诉讼策略泼了冷水。

实际上,对于游戏设计的保护,经历了“先紧,后松,再紧”的过程。从2016年之前的“紧”,2016年-2019年就“类电影”作品类型问题争论了3年多,2019年开始,“换皮游戏”的概念开始变成热门,凡律师必写“换皮游戏”文章,凡研讨会必究“换皮游戏”话题,但没有人试图先琢磨明白,到底啥是“皮”,啥是“换皮”,是不是“换皮=侵权”这些基础概念。在2019年12月,守望先锋案和穿越火线案中,两地法院不约而同地抛出了“五分法”和“七分法”,企图从游戏研发的阶段来划分一个概念,算是迈出了艰难的一小步,而直到本案中,二审法院终于迈出了艰难的一大步,直接点出来这个敏感的话题,并且表达较为中立的观点。但可悲的是,无论是刻意还是无意,本案宣判后,笔者看了很多评论文章,但都没有直接点明这些亮点,而是纠缠在“是否停止运营”“2000万到5000万”的问题上。

05

判决节选

640?wx_fmt=png

作者点评

对于前述的游戏设计细节,二审法院扔到了不正当竞争部分,但这里美中不足,这里的“游戏玩法规则”按照前文的表述,应该写为“游戏设计细节/表达”而不应该是“游戏玩法规则”,因为按照大部分国内学者所批判的,游戏玩法规则是思想,思想著作权法都不保护,更不能扔给不正竞争法保护,即“属于公众的就是公众的,不能必须要保护,不能为了保护而保护”,但其实结合全文的文意,二审法院显然不是这个意思,所以其实为了避嫌,不应该此处表述为“游戏玩法规则”了。从中立角度出发,好的要表扬,有待改进的应该点出来。

06

判决节选

640?wx_fmt=png

作者点评

这点说明了二审法院很实在——既然大家都骂你是换皮游戏了,那肯定不会再“混淆误以为是正版游戏”了,这点没毛病。

07

判决节选

640?wx_fmt=png

作者点评

二审法院再度给“换皮游戏”诉讼泼了冷水,也再次表达了玩法垄断的不合理性——当然,二审依然认为迷你玩的借鉴明显超出了边界,即咱们这么大量的一对一的“傻抄”,而这也说明了,未来会出现一种新业务:换皮合规。

08

判决节选

640?wx_fmt=png

作者点评

目前迷你玩如期完成了整改。

09

判决节选

640?wx_fmt=png

作者点评

最后的最后,二审法院抒情了下,但可能二审法院对咱们国内游戏出海想象的过于美好,实际上游戏出海抄袭人家国外游戏而攀升收入榜top 30的大把大把,人家也不觉得以此为耻,也不能说人家脸皮厚,毕竟,鉴于目前的大环境,处于舆论风口浪尖的游戏行业先活下来是第一位的,能活下来的人,我认为,比死掉的人高贵——当然,这个“高贵”既可以理解为是贬义词,也可以理解为是褒义词,前者指的是抄,后者指的是生存。

希望2023年,能有法院可以接着本案中广东高院的方向,继续迈出更为艰难的那一步。

(图片来源 | 网络)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评论区

    下一篇

    ​“停止侵权行为”背后蕴含了请求权基础的法律逻辑,本文从法律规范和立法宗旨等角度,提出在不正当竞争纠纷中权益受损害的竞争者不当然享有请求权基础的观点,并进一步认为,对于适用我国反法第二条规制的网络游戏抄袭行为不宜一律判决停止侵权,具体应取决于恢复被扭曲的竞争机制的需要等。

    2023-01-17 19:30:00